沈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亚冠

迷恋网络不良信息致使岁少年成了强奸犯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0日    点击:[0]人次

迷恋络不良信息导致14岁少年成了强奸犯

核心浏览 强奸这样的罪名,对一个年仅14岁的孩子来讲,实在是一件令人心痛和悲痛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做(指强奸行为),那个女孩子(指受害人)一双痛恨的眼睛,至今都令我难以忘记。”阿民(化名)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说起自己的犯罪经过时,阿民的讲述变得十分艰苦。他说,致使自己“犯罪的本源”,是如今令很多家长都痛恨的一个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络。

中广兰州5月27日消息 阿民说:“都是络害了我……”在兰州监狱未成年犯管区采访时,了解到在少年犯中有95%的人从上小学开始就接直径大、厚度厚的轮胎触络,其中大部分人通过络,观看关于凶杀暴力和淫秽录像等。而致使他们犯罪的成因中,黄色站又成为影响他们心灵健康成长并最终致使他们走上犯法道路的主因之一。

讲述1:吧“长见识”少年走偏路

阿民是兰州市人,出生于1989年3月。他告诉,在上小学四年级之前,他的学习一直名列前茅,每次考试成绩都在90分以上,是父母“十分放心和感到自满的孩子”,同时也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并常常得到老师的夸奖。但是,一次跟一名上初中的同学进吧“长见识”的经历,使他的人生从小小年纪便开始走上了偏路。

上五年级时,阿民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名叫“新X”的吧。刚开始,阿民并没有留意过这家吧。虽然之前,他听同学中有上过的人讲述络的奇异,但因自己家中没有电脑,加上父母管得严,他一直没有机会接触络。

有一天下午放学后,刚走出校门的阿民被人叫住了,叫他的是同院正上初一的阿健(化名)。阿健非常神秘地问他:“想不想跟我去长长见识?”他问对方到哪里去长见识?阿健说了两个字:“吧。”一听“吧”两个字,技术上阿民李向红想踢开该男子的心中立刻充满了好奇,并连连点头表示想去。随后,阿健带他到了这家“新X”吧。进到吧里,他看到阿健驾轻就熟地购买点数、开电脑、点击上等,这一切眼花缭乱的动作,令阿民觉得阿健“太酷了”,而自己“太落伍了”。那一天,他第一次没有按时回家,而是和阿健一起一直玩到了晚上8时许。回到家后,面对焦急等待的父母的质问,他也是第一次撒谎说自己到同学家做作业去了,由于同学家没有,所以没有办法告诉父母。看到父母没有再做追究,而是赶忙给他热饭,然后又照顾他洗漱、睡觉时,心中虽然有一点觉得对不起父母,但同时他也尝到了“撒谎的甜头”。躺在床上后,电脑中的那些暴力游戏,令阿民觉得自己终于“长了见识”,并且一直沉醉于其中的他根本睡不着。

讲述2:三天三夜“泡”在吧里

自尔后阿民上课时,便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不由自主地想那天上时的游戏。但上需要钱,于是在时隔不久后的一天,他给父母撒谎说老师让买一本资料,从父亲手中骗来了15元钱,然后怀着急不可耐的心情,第二次走进了“新X”吧。

第二次进吧时,他才看到吧门口贴着“未成年人制止入内”的牌子。阿民想或许第一次去时,由于有“大孩子”带着,所以吧没有“禁止自己入内”,而这次自己会不会被“禁止入内”呢?在门口站了一会,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并低着头、踮着脚尖(吧吧台比他高出半头)将钱递给了服务生。然而,他并没有听到一句盘问,就这样“顺利”地首次开始了自己独自上的“生活”,同时他还发现该吧里有数名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第二次上,使阿民更加“喜欢”上了络。从此,他不能自拔,“学习需要……”就成为了阿民向父母要钱上的借口。在此期间,他也开始了逃课去上,和老师、父母玩起了现实生活中的“游戏”。直到有一天,三天3夜没有回家的他,被挨家吧寻觅的父母从“新X”吧找到时,已经饿得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的他,居然还沉迷在游戏里“激战正酣”。

“那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动机就是上,只要能从父母手中骗来钱,我转身就进吧。那三天里,我没有钱吃饭,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吧,最后还欠下了吧的钱。虽然那时我已经上成瘾,根本离不开吧,但其实我心里也特恨那家吧,……”在说这几句话时,阿民眼中闪现出无奈和仇恨。

讲述3:上黄色站他走向犯法道路

也就是在那三天3夜里,阿民这项政令由临时总统阿德利?曼苏尔27日颁布。无意中看到旁边有人在上黄色站,这令还是个孩子的阿民心中充满好奇和幻想。因而,他自己也进入了一家黄色站,而他在黄色站里看到的一切,都令他耳热心跳。阿民告诉,被父母带回家并被“狠狠地整理了一顿”后,父母为了让他收心,便给学校请了假,在和他长谈后让他在家里好好“反思反思”。但是,呆在家中的他,不但没有反思,反而手越来越痒,心情愈来愈烦躁,渐渐地情绪处于失控中,并于5天后趁父母不在家时逃离了家。

从家里逃出后,为了不让父母找到自己,他带着“顺便从家里拿的钱”,换了一家离家很远的吧继续“过瘾”。很快,他带出来的钱花光了,被吧服务人员“请了出去”。身无分文又不敢回家的阿民,在“流浪”中遇到了一个“大哥哥”,在被“大哥哥”带着逛了几天后,“大哥哥”告知他要“想办法弄点钱”。因而,两个人准备去找个工地偷些铁卖钱。就在他们向前往准备作案的工地走的路上,迎面碰到了一位年约20岁左右的女孩子。看到这名女孩子独自1人,又身背一个十分漂亮的挎包时,“大哥哥”给他使了个眼色,就在与女青年擦身而过的瞬间,“大哥哥”从脖子上一把将这名女青年搂住,然后将其拖到路边草丛中,将其强奸后又将其挎包抢走。以后,在“大哥哥”的鼓动下,年仅14岁的他也将该名女青年强奸。2004年,阿民被法院以抢劫罪、强奸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同年年底,阿民被送入兰州监狱未成年犯管区服刑。

问他作案时害怕吗?他说当时并没有畏惧,因为他看到的“黄色站上都是这样做的(指自己的犯罪行为),而直到法院对他宣判后,他才从内心深处感到了害怕。

手记

“那时候,我真的不懂这是(指强奸)犯罪,会被判刑。现在想想,这一切都怪自己不懂法,都怪自己交友不慎,都怪自己自控能力差,不听父母的话。现在,我在为自己因为无知而犯下的罪付出着青春的代价,同时还让父母承受着难以诉说的羞辱。等我出去后(指刑满释放)再也不上了,如果感到空虚或者无聊了,我会找朋友聊天,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再不上了。”阿民在最后对说的话中,连续说了三个“都怪自己”的理由。

声明:本媒体部份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南京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牡丹江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兰州治疗阳痿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