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法甲

是东湖里龙族最小的公主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龙珠,一尾鱼,是东湖里龙族最小的公主,优雅地游来游去。她脊背上一抹金黄,便是龙族的象征。

龙珠游历过海底花园的每一个角落,和水族的每一位成员成为朋友之后,感觉日子过的平淡无奇。这时,她会吐一个大大的七彩泡泡,将自己包裹在里面,然后慵懒地蜷缩着身子,透过清澈的湖水,看白云悠闲地舒卷,看青鸟划过蔚蓝色的天空。要去水面看看那些青的山绿的树和锦衣的男子,龙珠心中滋生着大胆的念头,这些从年长的姐姐们那里听来的,关于湖外面的事,无不对她充满了诱惑。

龙珠吹破七彩泡泡,舞动着鳍,向着水晶宫的方向飞快的游着。水晶宫正殿,龙王和龙后正襟危坐,龙王盛装华服,峨冠上的珍珠串微微颤动着,龙后凤冠霞帔,端坐于龙王右侧。龙珠幻化人形,一头扑进父王怀里,扯晃着父王的衣袖说要去水面游玩。龙王只是爱怜地安抚着最小的爱女,不待龙王应答,龙后和颜悦色地说道:龙珠你尚年幼,水面上魔障重生,去不得!语调里依然透着几分威严。龙珠甩开父王的衣袖,嘟着小嘴,懊恼地离开正殿。回寝宫的小径上,龙珠狠狠地撕扯着飘摇的水草。父王母后不允许何不偷着去,计上心头她抿嘴一笑,左右环视无人,她变回一尾鱼游向湖面,手中捏着的水草无力的滑落。

湖色青青,垂柳依依。龙珠鼓动着鳃,大口地呼吸着水面的新鲜空气,她一个漂亮的鱼跃将自己暴露在空气里,空气暖暖地。龙珠欢喜着反复腾跃,溅起水花朵朵,突然,她被一张破旧的渔在中央,身体被紧紧纠缠着无法挣脱。龙珠看到一张脸,老渔民的脸,脸上堆着的丘壑里,写满了人世沧桑。老渔民用惊讶的目光久久注视着龙珠,然后咧开干瘪的嘴无声地笑,他打了一辈子的鱼,没见过如此漂亮的鱼,红色的鱼鳍,脊背上一抹金黄。老渔民收了桨橹,停船靠岸,将龙珠轻轻抖落在一只盛有半钵水的旧钵里,满怀希望捧着钵向市井走去。

龙珠被展览于闹市,她的出现,吸引着无数的人驻足旁观,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形形 地眼神吓坏了龙珠,她急迫地游动着找出路,无果,眼中汪着一颗泪珠儿。龙珠和梅如尘四目交接的那一刻,梅如尘吃惊地发现鱼眼中汪着一颗泪珠儿,被它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角落,给了老渔夫数目可观的银子买下她,对着她痴痴地叫:锦鲤,锦鲤。锦鲤,龙珠低低吟着,很好听的名字。

如尘少爷,冉儿表 催你赶着去庙里上香呢!清脆的声音响起,是丫鬟在提醒梅如尘。

叫冉儿表妹过来,我们不去上香了,改放生吧。梅如尘磁性的声音,几许温柔,让龙珠看到生的希望。表 忸怩着走过来,龙珠惊叹:原来人世间也有如此美貌女子。这表 天生的一幅美人胚子,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含羞而立静如处子,唯有所配饰物皆显奢华,又有娇羞作态之嫌。冉儿迈着莲花碎步扭到梅如尘身边,眼波流转千娇百媚,无不诉说着她对梅如尘的爱恋。可惜了美美的一个人儿,龙珠暗自摇头。

冉儿看一眼龙珠,花容失色,直觉告诉她,这条被尘哥哥唤作锦鲤的鱼,恐怕不是一尾鱼这么简单,冥冥中注定她和尘哥哥有千丝万缕的牵绊,会是横亘在自己和尘哥哥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冉儿这样想着,恰似看到了龙珠对自己褒贬,厌恶地瞪着龙珠,眼神充满恨意。冉儿饶是颇多不满,依然在丫鬟的搀扶下,移动着金莲,跟着梅如尘一路向湖边走来。

湖边,荷叶田田,芙蓉花怒放。梅如尘轻轻捧起龙珠,指尖轻轻滑过龙珠的皮肤。龙珠安详地静躺在梅如尘的手心里,感知他舒适的温度,身体微微颤栗着。锦鲤,去吧,回到你的世界里。梅如尘双手捧着龙珠浸在湖水中,梦痴般对龙珠说。梅如尘,我是锦鲤!龙珠对自己说,在舞动鳍游走之前,她眷恋地深深看了梅如尘,将他的容貌铭记于眉间心上。冉儿姗姗来迟,叫一声表哥,气恼地说她不过是一尾鱼。说罢,又匆匆地跟着梅如尘折返。

龙珠从此喜欢叫自己锦鲤,依旧偷跑出来戏耍,她吸取上次的教训,不再跃出水面招摇,而是借掩体的庇护来躲避渔,她最喜欢去梅如尘放她回归的那片荷塘。龙珠躲在荷叶下,欣赏着湖边的美景,而不被人发现,这相对于水晶宫烦闷的生活,和湖底花园烂熟于心的景致相比,既新奇又有趣。荷叶下清凉又清香,她可以一动不动呆半天。只是,龙珠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里遇到梅如尘,倒像是她在痴心守候。

龙珠趁父王母后处理水族事宜,清晨偷空儿溜出来。荷叶上的露珠而未被风干,映射着晨辉摇摇欲坠。龙珠一个翻身惊落了露珠儿,又溅起几颗水珠洒落在玉盘上,她被自己的小把戏逗得在公园晨练的张先生称巧笑倩兮。廊桥上,一锦衣男子手扶白玉栏杆,背对着龙珠迎晨风而立。龙珠看那背景有几分熟稔的感觉,待锦衣男子转过头,她惊呆地长大嘴巴,竟是梅如尘。

梅如尘环视四周不见人影,匆匆脱下长袍,却见里层裙裾层叠,水袖飘飘,竟是戏台上女子的红妆。女子装扮的梅如尘更显几分妖娆脱俗,活脱脱是下凡的瑶池仙子,龙珠看得痴迷。梅如尘甩起水袖,扭扭捏捏走起台步,将女子的神态模仿地惟妙惟肖。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漂春榭,落絮清沾扑绣帘。

……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梅如尘的女声唱腔,清脆婉转,赛过莺歌燕语,惊落世间繁花。龙珠听的如痴如醉,忘了呼吸。刹那,她喜欢上了梅如尘饰演的角色,要做就做这样的女子,她瞪大双眼,临摹梅如尘的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不敢落下一丝半豪。太阳升起来,湖边零零星星有劳作的人影,梅如尘套上长袍急匆匆离去了。

梅如尘每天准时来这里,在廊桥这一戏台上,独唱青衣,亦是角儿又是师傅。龙珠躲在荷叶下,独自学唱,亦是观众又是徒弟。日子在指尖流失,一晃数日。整个世界都是梅如尘,和他饰演的女子,还有那些哀婉凄美的唱腔。龙珠耳熏目染,加之刻意模仿,她如脱胎换骨,日渐丰姿绰约婀娜多姿。

龙珠的显著变化,没有逃脱龙王龙后的法眼。这日,龙珠学完戏文,一边哼唱“淋漓襟袖啼红泪,比司马青衫更湿。伯劳东去燕西飞,未登程先问归期……”一边学崔莺莺以罗帕拭泪,一撩寝宫梦幻般的紫色水晶垂帘,见父王端坐于玉石桌前,自知东窗事发,垂首恭立,讨父王示下。龙王眼神犀利,捻着胡须柔声道:父王在世存活上千年,看多了爱恨情仇悲欢离合,他身处凡尘闹市,你久居水晶深宫,二者不可同日而语,你对他的感情是没有结果可言的。

龙珠自持受父王溺爱,抛却繁文缛节,单膝跪在龙王面前说,爹爹,孩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求爹爹成全孩儿。见她一语未竟泪已成行,龙王唯有叹息,他站立起来往外走。美袍华服擦过龙珠的脸,她感觉到丝绸柔滑的质感,透着龙王内心的一丝冰冷。龙珠拉住父王的衣摆,哭喊道,爹爹曾送我一颗神奇的珠子,吞下它可永久变幻人形,还可以离开水源而存活,孩儿求爹爹告诉孩儿口诀。僵持了几秒钟,龙王挣脱龙珠的牵绊,两行老泪向门口走去,最喜爱的小女为情所困他已是不忍心,又怎让他不顾爱女的生命安危启用神奇珠子。龙珠见父王如此决绝不肯相助,她悲伤痛哭,撕心裂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垂帘上的紫色水晶石叮咚作响,寝宫里回荡着龙王的回声。龙珠默念: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就是神奇珠子的口诀了,爹爹还是依了我。

次日清晨,龙珠吞服了神奇珠子,来正殿拜别龙王龙后。父王母后,恕孩儿不孝,自此别过不知能否再相见,恳请二老受孩儿一拜。龙珠深深跪拜下去,龙王龙后不拦不应,想必是伤透了心。龙珠垂首而泣,说,锦鲤告别龙王龙后,抬头见龙后暗自垂泪。骨肉分离之痛楚,每个人的心都被其吞噬着。

廊桥,荷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锦鲤念起口诀,变幻为一妙龄绝世佳人,焦急地看着梅如尘来的路口。锦鲤容颜天姿国色,身段玲珑婀娜,一笑百媚生,使绝美的湖边景致顿时黯然失色。梅如尘远远一见已是惊艳,近前观赏更是翩若惊鸿,傻站着,在伊人红妆面前不知所措。锦鲤莞尔一笑,梅如尘的三魂六魄就被勾走了。

小女子名叫锦鲤,在此地练唱。锦鲤落落大方,不想离奇的身世被梅如尘知晓,怕他难以接受。梅如尘这才清醒些,拱手施一礼道:小生梅如尘,亦在此练唱多日。锦鲤无声的笑红唇微启,听梅如尘娓娓道来。原来这梅如尘是大家公子,父母督导他勤学苦读考取功名,他偏偏喜欢上红妆女戏,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每日以上学堂为名,来此地苦练青衣女腔。锦鲤听他唱戏已有数日,这才知道原委。对锦鲤,梅如尘只觉得名字熟稔,其他自然是一概不知。

梅如尘问锦鲤会那些戏,可否与自己对唱,锦鲤颔首。二人师出一门,又彼此暗生情愫,唱起戏来,配合默契,眉目传情,亦真亦假,演活了一对对神仙眷侣。锦鲤一直听梅如尘唱女腔,料想不到他饰演贾宝玉、张生、董永等小生,也是信手拈来出神入化,对他更是倾慕。梅如尘不知这锦鲤之戏文皆由己出,还暗自庆幸这锦鲤照实是上天给自己派来的尤物,对她也是情由心生如绕指柔肠。梅如尘和锦鲤指天为媒,指地为妁,在湖光山色中对拜,结了草头夫妻。

梅如尘领锦鲤回家拜父母,堂上,梅老太太见锦鲤如此尤物,又收了梅如尘的心,便不横加阻拦,只说没有明媒正娶,不便挑明小妾身份,赏锦鲤一座小院下榻,。锦鲤本来对人事间的礼节不甚了解,只知道过了老夫人的关,便可以堂堂正正和梅如尘在一起,齐眉举案,琴瑟和鸣。她羞红着脸,听完老太太的训导,搬进西边的小院。梅如尘不再去湖边练唱,又因锦鲤劝说,将读书写字当做正业不再荒度光阴。梅老太太知道锦鲤是懂妇德识大体之人,便不干涉二人唱戏,还时常邀梅如尘和锦鲤到自己跟前唱唱戏文。看一对神仙眷侣绕膝,这梅老太太喜不自禁,跟着哼唱,下人们也喝彩叫好,一家人其乐融融。唯有想起锦鲤非出名门,梅老太太锁紧眉头,不堪其忧,这梅如尘和锦鲤的婚事就搁浅下来。

对锦鲤,还有一人怀恨在心,那就是表 冉儿。这冉儿自幼和梅如尘玩耍,过家家的时候就玩“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游戏,自小笃定自己是梅如尘的美娇娘,双方门当户对大人默许,成亲那是迟早的事,却不想半路上出了锦鲤横刀夺爱。虽说,她姨妈梅老太太一再对她说,这锦鲤不过是小妾,正室还没有选定。冉儿还是对锦鲤先于自己占有梅如尘怀恨在心,时常在梅老太太面前扇阴风点鬼火,期冀梅老太太盛怒之下,将锦鲤赶出梅家,让尘哥哥断了念想。可这梅老太太对外甥女冉儿十分了解,对她挑起事端,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故此,梅如尘和锦鲤得以过着太平日子。

冉儿苦苦思索,对付锦鲤的方法,她在闺房踱来踱去,口中念念有词:锦鲤,锦鲤……原来是她,怪不得那眼神似曾相识,冉儿顿住脚步,娇呼一声。她想起数日前尘哥哥在闹市中买下且放生的鱼,尘哥哥痴痴地叫它锦鲤,莫不是那尾鱼幻化了人形来纠缠尘哥哥?冉儿又想起自己一见到那鱼,就心绪不宁以致花容失色。凭直觉,锦鲤就是那尾鱼,果然她不只是一一尾鱼那么简单,谶语应验了。冉儿想到这里,就想去告诉梅老太太,转念一想,梅老太太不会相信这么离奇的事,再者她现在偏宠锦鲤,搞不好又训斥自己生事端,不如自己先揭穿锦鲤,再将她赶出梅府。注意打定,冉儿苦思冥想,终于计上心来。

锦鲤姐姐,冉儿第一次跨进小院,笑着叫姐姐。冉儿拉锦鲤在炕沿坐定,上下打量她,也不管锦鲤自在不自在。锦鲤看见冉儿眼中飘过一丝琢磨不透的眼神,转瞬即逝。

锦鲤姐姐,我见过你,你是那尾鱼?冉儿出其不意问道。锦鲤不久居于人世间,不知道人心叵测,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冉儿点点头,又笑了。

锦鲤姐姐都要做我表嫂了,可不要拿我不当一家人,我再问锦鲤姐姐一个问题,离开水你靠什么活着?

珠子…锦鲤脱口而去,话出一半她后悔,可于事无补。冉儿娇笑着站起来,衣袂飘飘,环佩作响。这次,锦鲤看清了冉儿那一丝琢磨不透的眼神——因嫉生恨。

锦鲤铺开纸墨笔砚,专心画一幅水墨画。廊桥,荷塘,红妆的梅如尘……一笔笔倾注心血,粗线条的勾勒不失洒脱之风,景物活灵活现,人物惟妙惟肖。画卷临摹了现实,这个影像深深烙印在她价格便宜一半后仍然很有得赚。于是梅拉与奥特加及奥特加的哥哥一起开始创业脑海里,如同写生画。唯独没有躲藏在荷叶下偷学戏文的龙珠,锦鲤知道还不是时候。

梅如尘撩起梦幻般的紫色水晶垂帘,垂帘是他特意找人按照锦鲤的图纸定制的。他一脸苦楚的注视着锦鲤,而锦鲤淡然地挥毫泼墨,在上好的宣纸上写写画画。

锦鲤,母亲大人病了。梅如尘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找大夫看了吗?锦鲤有不好的预感。

城里的大夫都看过了,找不出病因。姨妈知道你有一颗神奇的珠子,想含着试试……冉儿撩起水晶垂帘走进来说。

锦鲤不语,念起口诀,从嘴里吐出珠子,拿罗帕揩干净,另取一块新罗帕包好,递给梅如尘,举步到梨花木书桌前,略显吃力地提起笔。

尘哥哥,你照顾锦鲤姐姐,我给姨妈送珠子,她略好,就马上送还锦鲤姐姐。冉儿说的在情在理,梅如尘将罗帕递过去。冉儿借过罗帕,梅如尘赶到书桌前扶住锦鲤。二人同时听的“啪嗒”一声响,是小院门上锁的声音。锦鲤从容不迫得深深浅浅几笔,勾勒出龙珠的画像,画完案头的水墨画,眼中汪着的泪珠儿滴落在画上。梅如尘看完画,明白了一切,他慌乱着跑,找一切能打开沉重的木门的工具,他必须带锦鲤去湖边找人救她。门开了,梅如尘双手血迹斑斑,如点点梅花绽放,他抱起锦鲤以最快的速度跑向湖边。

廊桥,荷塘,湖色青青,垂柳依依。

锦鲤在梅如尘的怀里已冰冷,曾经香艳的身体一接触湖水化作虚无,一缕香魂飘散在风里。子非鱼,安知鱼之恋?一声叹息,一颗泪珠儿划过梅如尘的脸颊,滴落在湖水中。梅如尘狂笑两声,将自己的衣服撕扯成布条,迎风起舞,歌声起:

十八相送情切切,

谁知一别在楼台。

楼台一别恨如海,

泪染双翅身化彩蝶,

翩翩花丛来,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女声唱腔,清脆婉转,赛过莺歌燕语,惊落世间繁花。梅如尘一曲舞罢,踏着廊桥的白玉栏杆腾空而起,衣衫翻飞宛如扑朔的蝴蝶翅膀,如一滴泪珠滴落在湖水中……原来锦鲤的世界也如丝般的柔滑。

缘灭,一切归于宿命!

共 566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中国化的《小美人鱼》,文字优美,但是因为情节的烂熟,减少了文字对人的冲击力,最后应该感人的桥段,也没有达到预期的艺术效果。发现作者提到饰演贾宝玉,那小说的时代应该是晚清了,纯属个人喜好,觉得拖着个大辫子的男人和裹着小脚的女人谈惊天地泣鬼神的绝恋,很搞笑,题外话!整体上讲,是篇不错的小说!期待您的新作!【:左黄右苍】

1楼文友: 20:58:17 小说生动感人,欣赏。

2楼文友: 21:09:44 我看你是审文前吃的不舒服,给你片健胃消食片!

宝宝经常腹泻
实至名归,太极集团在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中收获荣誉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