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德甲

br马大婶将烧饼摊在街边支开的时候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02日    点击:[0]人次

马大婶将烧饼摊在街边支开的时候,太阳已经升高了。往日的这个时辰,她的烧饼早就卖得差不多了。

三十里屯像人们常见的村子那样,它的街道实际上就是屯子里最宽的那条土路,大致能看出是南北走向,将整个屯子划分为东西两个区域。街道虽然有些弯曲,也不太规整,但因为屯里人走东串西常要路过,所以许多做买卖的都把摊点摆在这里,有些临街的房屋也被改作铺面,慢慢就有了一个相对热闹的去处。

马大婶大约五十来岁,中等身材,一看就是那种比较精干的乡下妇女,她的烧饼摊在街上已经摆了八九年了。前几天天气变冷,她脖子上老是系得严严实实,今天早上一忙,那条蓝底白花的头巾都忘了围。

马大婶一家住在屯子的东边,很大的一处院落,两间房子。昨天晚上,她一夜都没睡踏实,老是听着院子里有动静,叫起睡得死沉的老头子出去看了几回,说是只见大黑狗在当院“依依呀呀”的哼哼,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临了还被老家伙和外屋睡的闺女二丫好一通埋怨。今天早上,马大婶醒得迟,起来一出院,才看见鸡笼子的门大敞着,里边的三只长尾雉全体不知了去向,地上只留下几片羽毛在晨风里起起落落;更可恶的是,那条黑狗还追着羽毛蹦蹦跳跳,越发让人气不打一处来。她随手拿起一根木棍就打了过去,黑狗“嗷”地一声惨叫,一头钻进狗窝里紧紧蜷缩成一团,怎么喊都不肯出来。

那三只野鸡是马老头在山坡上用绳一块儿罩住的,马大婶细细地喂了一个来月,毛色润泽,油光水滑,马上就可以换钱,谁曾想一晚上全丢了。——这个死老头子,一晚上起来好几回,也不知道干了些啥,打了快一辈子猎了,倒让挨千刀的黄鼠狼钻了空子!她见马老头正蹲在墙角整理捕鼠夹子,愈发火冒三丈,也不看院里灶台边烧水的二丫,径直走了过去。

“贼走了才磨刀,有个屁用!”她说。

“那能咋办?”马老头抬起花白的头,古铜色的脸上是无奈的苦笑,堆起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皱纹。

“昨天夜里你是干啥的?出来好几回,难不成就是撒了泡尿?”马大婶的嗓门平时就大,火气上来,又高了两度。

马老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无语。他身上的黑薄棉袄已经有些褪色,没有系扣子,他把大襟往怀里扯了扯,轻轻摇了摇头,又去摆弄手里的东西。

“不知道你出去是咋和人家一块儿打猎的,要眼睛没眼睛,要耳朵没耳朵,也不怕坏了猎人的名声!”马大婶依旧不依不饶。

“行了行了,娘,快洗脸吧,让邻居听见笑话。”二丫端着个脸盆过来,要给爹解围。

对于二丫,马大婶向来没有脾气。这孩子是个早产儿,生下来只有四斤多,月子地里,马大婶轻易都不敢抱这个女儿,生怕弄折了细细的小胳臂小腿,她甚至怀疑孩子是否养得活。好在老天开眼,马大婶当时的奶水还算充足,这才慢慢将干瘪黄廋的二丫喂得滋润起来。在二丫身上,马大婶可没少费心。兴许是先天体质弱的缘故,小时候,二丫时不时就会闹病,马大婶家里常常飘出煎草药的味道。这种味道,马大婶老两口和儿子栓柱再熟悉不过,即使是邻居们也都习惯了,如果闻不到药味,他们就会路来路过探问:“二丫还好吧?”好像马大婶家不煎药是件不正常的事,不煎药二丫就出了问题。皇天不负苦心人,这类日子终于在二丫过了十六岁的时候变了过来,马大婶家的煎药味才渐渐偃旗息鼓。就这样,二丫越是让马大婶一家人牵肠挂肚,马大婶他们越觉得二丫惹人怜惜,就像一个匠人好不容易把一块顽石雕琢成精美的玉器那样,作品一放到面前,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付出的辛劳与心血,其次便是欣赏,绝不会想着去碰倒它,把它打碎。虽然二丫体弱多病的名声在外,已经快过二十岁了仍然没有人家愿意娶她,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婚事却一直让人发愁,但马大婶还是打心眼里偏爱这个女儿;虽然二丫说的“一辈子不想嫁人,要永远守在爹娘身边”让她心里更加没底,但二丫一站到面前,马大婶就浑身觉着舒服,其他的事情一概都会被抛在脑后。

“笑话?笑话你爹去吧。”马大婶的口气缓和下来,“我睡在房里都听见了,他出来就看不见?”

“出来好几次,就是啥也没有嘛。”马老头小声嘟囔,为自己辩解。

“好了好了,娘,改天叫我爹再去给您捉几只不就行啦。”二丫笑嘻嘻地去拉马大婶的袖子,“要不然,我和我爹一起去?”

“本来想着卖了钱给你扯件花衣裳的,现在啥也干不成了。”接着,马大婶回过头,面色一凛,“你去?祖宗,你是想要我的老命吧?”

其实,马大婶也知道二丫后半句说的是玩笑话,但还是不由的心慌,因为有一段往事现在提起来都让她觉得后怕。

那是二丫七岁那年的夏天,大概半个来月吧,二丫的精神一直挺好,那一日下午,她见爹娘不在跟前,非要缠着哥哥栓柱带她出去玩。“我们都是男孩子,你一个小丫头跟着做啥?”栓柱一听就很不情愿。“你们玩你们的,我玩我的,又不会拖累你。”二丫像是耍赖,语气却毫不退让。“我们跑起来你跟不上。”栓柱想让妹妹知难而退。“不管,反正今天你得带着我。你不跑就行。”二丫脑后的两根小辫子晃动着,今天吃定了哥哥。“好妹妹,听话,你身体不好,就在家吧。——刘顺他们在外头呢,我这就走啦。”栓柱口里央求着,脚下想溜。“你走。你要是走了,我马上把窝里的兔子放了,爹娘回来,我就说是你给弄丢的。”二丫瞪了瞪那对圆圆的黑眼睛,斜刺里祭出最拿手的杀手锏。“什么——”对这个比自己小七岁的妹妹,栓柱太了解了,别看她年纪不大,身子又弱,可性情比娘还要刚烈,说到做到,而且她提的要求,只要能办得长铁公安娄底车站派出所民警杨烈光在售票厅巡视时到,爹娘都不会违拗,若今天不照她的来,明摆着要吃苦头。“好好好,赶紧的,我们早去早回,不能叫爹娘知道哦。”栓柱没办法,只好投降。“噢——”二丫兴高采烈,得意洋洋,“我要到外边玩儿啦,我要到外边……”

夏天的静山像它的名字一样,宛若宁静的处子,青灰色的山石给人的感觉就像远处地平线上方的天空那样淡雅悠闲,许多不知名的小草由石缝间拱出,从容而又淡定地摇曳着绿色的手臂,像是在尽情享受阳光的抚爱。山谷之间,一条小溪潺潺流出,那是山上流下的雨水长时间积聚而成,只有在夏天,才能看到它的身影;小溪的两边,是墨绿色的草地,开着无数色彩绚丽的野花,在两山对峙所形成的长廊里绽放着幽静的美丽。世间的事物就是如此,往往在那些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会有许多令人流连忘返的景色。

二丫是跟哥哥他们第一次来这里,一路上都是栓柱、刘顺他们几个轮流背着她,一下了哥哥们的背,她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欣喜,在如茵的草地上欢蹦乱跳起来。她摘了好些各种颜色的野花攥在手里,挑了一朵自己最喜欢的粉红色的花插入耳边的发际,然后又追着抓蝴蝶、拍蚂蚱,忙得不亦乐乎,周围不时响起她银铃般的笑声。栓柱见二丫玩得高兴,便叮嘱她不要乱跑,自己就和伙伴们在附近爬树、摔跤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一阵儿,一声尖厉的“呀——”传了过来,这声音在空旷的山谷里显得特别刺耳,让栓柱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好几个人循着声音跑过去,只见二丫背靠着一棵小树,目不转睛地紧盯着脚前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栓柱仔细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是一条比拇指还粗的青蛇正盘成一团,昂起头,对着二丫吐着火焰般的信子。——怎么办?怎么办?栓柱一时没了主意,他身边的伙伴们也都目瞪口呆。

“嘘——你拿着这块石头,我去把蛇弄开,你砸死它。”就在栓柱犹豫不决的时候,传来了刘顺低低的声音,接着,一块小枕头那么大的石头塞进栓柱的怀里。然后,就见刘顺猛地跳起来,同时双手握着一根树枝用力一挑,那条蛇便如同绳子一般被甩了出去。栓柱连忙跟上,举起石头狠狠砸了下去,青蛇扭动了几下,就像一条带子一样软绵绵的不动了。

此时的二丫已然跌坐在了草地上,紧张和刺激使她近于虚脱。她用“我没事”三个字回答了哥哥们“有没有给蛇咬到”的大声追问之后,就一直闭着眼,任哥哥们怎么推、怎么喊都不再回应。她不是不想回答,只是感到很困,很乏,想要立即睡一会儿,就连张张嘴都觉得非常累人。

还好,当栓柱、刘顺他们轮替着把二丫抱回家里,马大婶两口子还没有回来。看到二丫的脸上恢复了些血色,栓柱的一颗心才放回到肚子里,他吩咐其他人对今天发生的事保守秘密,叫他们赶快回家,只留下刘顺帮着自己照顾妹妹。

“哥,我要喝水。”躺在炕上的二丫已经完全苏醒了,神智很是清醒。栓柱连忙将一杯早已倒好的水端了过去。

二丫坐起身摸了摸散乱的头发,“我的花呢?”她又四下里看了看,“我的那些花都哪儿去了?”

旁边的刘顺“扑哧”笑出声来,“你刚才命都差点没了,还想着那些花?”

“就是,你不知道我们都快被你吓死了。”栓柱心有余悸地说。

“那么好的花,可惜了了。”二丫幽幽地,情绪又低落下去,忽然,她又像想起了什么,接着便要下地,“哥,你们要不明天再带我去?”

“你就饶了我吧,小姑奶奶,”栓柱的表情近乎乞求,“我今天还不知道活不活得出去哩。”

“这样吧,”刘顺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二丫,“这是我姐姐给我的,说是可以消灾袪邪,送给你。”

那是一个红色的香囊,上边用丝线绣着一些细碎的小花,二丫一接过来就爱不释手,乐滋滋地,再不去提那些野花的事。

可是后来,马大婶还是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她把儿子好一顿骂,二丫在一旁帮着哥哥说好话也无济于事。往后的日子里,只要遇到烦心的事,马大婶就会绕到这件事上去,这样的数落一直持续到栓柱娶了媳妇,住到岳父所在的邻近的村子方才消停下来。

“大婶,买烧饼。”剃头铺的小伙计走过来,打断了马大婶的思绪。

马大婶包好烧饼,收了钱,正要继续叫卖,两个人小声的嘀咕断断续续地飘了过来:

“前天……羊羔……少了……”

“……两只野兔……不见了……娘的……”

马大婶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肉铺里卖肉的张三和猎户徐瘸子。他们说的事,触动了马大婶丢了野鸡的心病,她看看眼下没有买主,就凑了过去。原来,这些天屯子里隔三差五就会丢东西,都是人们养的一些山鸡野兔,以及小猪小羊之类。五年前,屯子里就出过类似的状况,那是草原的狼群翻过山在夜里前来袭扰,后来,人们打死了领头的四五只,其它几只便逃得没了踪影。那时候,屯子里的狗叫的震天介响,可这次不同,丢东西的人家养着的狗咋都不大声叫唤呢?——马大婶想不通,张三他们也想不通。

屯子里的议论多了起来。有的说,偷东西的是人,是马贼;有的说,是以前没有死绝的狼又来报复;有的说,这是神仙对杀生太多的人们发出的警告。一时间,谣传四起,沸沸扬扬。

共 41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章写了马大嫂在屯子的街道摆摊卖烧饼,继而回忆昨晚丢鸡的事,并通过这件事大段的写自己的女儿二丫。采用插叙的方式,情节起伏,悬念重生。语言具有农村特色。欣赏!!问好老安!【月涌大江流】

1楼文友: 08:20:02 浓郁的乡村气息,朴实的文笔,欣赏学习老师佳作!

回复1楼文友: 08:27:29 问好阳媚!老师不敢当,过誉了。很欣赏你的作品,向你学习!谢谢关注和跟评!

2楼文友: 08:2 :45 谢谢月涌大江流的和点评,远握!顺祝编安!

楼文友: 00:09:17 问好阳媚!老师不敢当,过誉了。很欣赏你的作品,向你学习!谢谢关注和跟评!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大连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小儿厌食症